當初看到片桐的第一眼,我就下了個定論:
他如果不是個雙面人,就是個完全的弱大叔(毆)
事實證明,片桐的路線,只有眼鏡克哉可以完成。否則,normal克哉跟片桐…兩個受是要演什麼?(毆)
片桐路線不算虐,GOOD END很溫馨,大叔弱可是很可愛,我還滿喜歡他的…雖然很多時候我像眼鏡克哉一樣想嘆氣,但整體來說,課長真的很可愛XD(謎)(毆)
除了GOOD END,還推薦某個BAD END,那個BAD END也很浪漫…雖然是紅色的浪漫XD(毆)
好,以下大涅有XD

片桐今年四十三歲,擔任克哉所在的第八課的課長,是個很溫柔的人,每天早上都會幫大家泡茶,而且做得很開心,常常讓normal克哉很不好意思
得到眼鏡後,假日,克哉戴著眼鏡走在路上,遇到正在搬運箱子的課長,上前幫忙
原來公司裡的幹部們一起去打高爾夫,課長對接待場面苦手,於是自願幫其他人把雜物帶回來,把打高爾夫的機會讓給別的後輩
聽到課長這樣說,克哉整個嘆氣,想不通課長怎麼這麼好使喚…XD
隔天,課長邀請克哉去家裡吃飯,謝謝他昨天幫自己搬箱子
克哉心想:說的是那些垃圾嗎…= =|||
工作上,眼鏡克哉比較像是課長的上司,課長常常因為工作不得要領或是效率不佳,而被克哉說教。不知是因為克哉說的話無可反駁,還是個性使然,課長總是對克哉說對不起
假日,克哉去課長家吃飯,聊到課長養的兩隻鳥,課長話匣子一開,一發不可收拾,從鳥的名字介紹起,一路說到他們的個性喜好日常生活對他們的觀察等等等,說得克哉只能禮貌性地偶而應和幾聲,頗為無可奈何XD
然後聊到了工作,課長很謝謝這段日子克哉對第八課的貢獻,說了:
「如果有什麼我能幫忙的,我一定會盡力而為。」
克哉故意說:「真的嗎?」
課長:「有什麼希望的話,請不要顧慮,直接說出來。」
…喵啊課長,你現在面前的可是鬼畜的眼鏡克哉,不是善良的normal克哉,不可以說這種引人遐思的話啊!XD(毆)

看到片桐這種相信人,認為人都是善人的態度,克哉想要顛覆他的想法,於是故意放走了課長珍視的兩隻鳥,還說他認為課長只是為了自己的支配欲而飼養他們,鳥兒本來就不該生活在籠子裡
想要打破課長的笑容,於是克哉回過頭來,撲倒了課長XD(樂)(毆)
隔天,克哉故意提醒課長昨天的事,但是課長裝做若無其事,不在乎的樣子,正在思考課長態度原因的克哉,被本多從背後大力一拍,眼鏡一掉,恢復成 normal克哉,於是課長暫時逃過一劫XD(毆)



後來工作時,其他課員發現課長已經去了資料室一個小時,但是有業務需要課長聯絡,克哉一邊嘆氣覺得課長實在是讓人受不了,又想說不定是在躲自己,於是帶著詭異的笑容答應幫同事去找課長回來
在資料室抓到課長的克哉,這麼好的地點怎麼可以放過?以達成業績目標為餌,逼課長就範。課長躲避不成,反而在資料室被克哉吃乾抹淨,中途還有其他人進入資料室找資料,克哉還問課長要不要呼救?課長當然不敢,於是在來人走後,克哉就把課長完全推倒了=w=(…)
隔天,課長以感冒為藉口請假,克哉在聽本多說了之後,露出詭異的微笑…
沒想到假日課長來家裡拜訪,自己送上門。無論是什麼理由或是想不想要,克哉豈有不啃的道理,於是以家裡小為藉口,把課長邀去餐廳
課長今天來找克哉,是想跟他聊第一個假日,他來拜訪時,對課長說,養寵物不過是人的優越支配感使然的言論
課長說,之所以養兩隻,是因為一隻實在太寂寞了。而且,他覺得其中一隻總是不得要領的鳥兒跟他很像。他今天只是想告訴克哉,他養寵物的理由並不是像克哉說的那般
克哉直接說,課長將自己所想要的家庭模樣投射到了鳥的身上
其實劇情跑到這裡,我開始同情課長
課長應該真的很寂寞,而且沒有能夠談心的人吧,克哉之前明明那麼對待他,課長卻還那麼認真想要傳達自己的想法,甚至不顧可能再度發生的後果,前往克哉的家裡找他…
克哉無法理解課長來找自己,說這些話的想法跟理由,對課長說,他放走那兩隻鳥,不過是想看課長絕望的表情,於是開始在桌子下騷擾課長,然後把課長帶進洗手間的個人室侵犯



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課長跟克哉在公司加班,晚上時忽然停電,克哉發現課長的態度很微妙,似乎想跟自己繼續關係,但是,繼續肉體關係…?
克哉沒想太多,逼課長服侍自己
但是晚上克哉卻睡不好,總覺得心情不佳,卻說不出所以然
工作時,課長請克哉幫忙,被心情不好的克哉訓了一頓,然後叫別人幫課長弄。但克哉也不禁想,課長應該是對自己避之不及才對,為什麼那麼簡單的問題還要問自己?
假日,陰天,課長的事情在克哉腦海裡揮之不去,於是摘下眼鏡,以normal的狀態去找課長
課長很親切地招待克哉。看著課長的笑容,一旁空了的鳥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做那些事,但真的對課長做了非常過份的事情…
看克哉不說話,課長還很擔心地問克哉是不是不舒服
克哉不知道該跟課長說什麼表達自己的意思,而課長,紅了臉,對克哉有所期待…
克哉認為自己得到眼鏡後,人生真的整個都變了,但是欺負課長無法讓他的心情變好,只是變得更沉重
所以,克哉告訴課長,他很抱歉,他不會再來,也不會再找課長的麻煩。說完,就離開了課長的家
走出門外,戴上眼鏡,天,似乎快下雨了…
課長追了上來
雨,降下

在雨音中,課長抓著克哉的衣襟,問他為什麼不要再來,難道是對他厭倦了嗎?
克哉:「ああ」
無論課長問什麼,克哉一直冷冷地、簡短地回答:「ああ」
克哉說,他在課長身上得不到其他東西,不想再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一開始,克哉以為那是雨水
後來才發現,在課長眼框的,是淚
課長:「佐伯君,拜託,拜託你,我…」
「請不要捨棄我!」
克哉:「………つ」
「如果被你捨棄,那我…!」
「我就,真的就什麼…什麼都沒有了…」
對課長來說,兒子死後,妻子也離開了,從那時候起,自己一直是一個人,往返於工作跟住家,不被任何人需要,就這樣過著重複的每一天
所以當初克哉拜訪自己的時候,自己真的很高興,雖然後來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即使被那樣過份的對待,至少有個人重視自己…
就算只是被克哉當作玩物,課長也不想再回到沒有人需要,被當作空氣般存在的自己…
感到空虛,不想再聽下去的克哉,將課長丟在了雨中…
後來,克哉發現課長放在桌上,尚未遞出的辭呈
在電車上,救了被變態騷擾的課長,兩人一起前往公園。課長很感謝克哉救了他,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哭了…
聽著課長說自己沒用的乾笑,迴盪在克哉的心裡
克哉問課長有關辭呈的事,課長說已經寫了很久,只是沒有勇氣遞出去,還跟克哉說起當初被他放走的鳥兒之一飛回了家。克哉則說,就算鳥回去了,他也不會回去。
課長又露出寂寞的表情
克哉則提醒他,如果不想再被變態騷擾,就不要再露出這種有機可乘的表情
課長只能再說對不起…



一天晚上,Mr.R出現,他要克哉聽聽自己心中的聲音,說完便離去



工作中途,克哉返家一趟,結果課長的另一隻鳥兒飛到了克哉家,停到克哉肩上不停地叫著。克哉將牠裝進紙袋,拿去課長的家,發現課長正在準備搬家
這時,克哉想起了Mr.R的話
克哉誠實地說出送鳥回來不過是藉口,他是來挽留課長的
面對遲鈍,不敢相信的課長,克哉果決地將他壓在牆上親吻,告白,然後帶進室內推倒XD(毆)



在一起後,有天克哉留宿課長家,怕兩人一起出現被說閒話的課長,總是先一步去上班錯開
課長出門後,下起了雨
克哉帶著傘追了出去,找到在屋沿下躲雨的課長
兩人一起撐傘,課長仍在顧慮身為公司重要明星的克哉會因此被人說閒話
克哉則用傲嬌的表情回答,課長的自我意識過剩,一般人看到他們兩人一起撐傘,只會認為他們是上司跟下屬的關係,不會想到他們是戀人
課長還想說什麼,克哉堵他說,還是你想讓世人都知道你是我的?我沒關係喔

雨空之下,兩人肩並肩,在同把傘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eansea0302 的頭像
oceansea0302

鏡後瞳眸

oceansea0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gel小楓
  • 喔~真是謝謝你了,我最近剛好想玩鬼畜眼鏡,但是又日文苦手==遇到救星了!
  • 那太好了XD
    我到是怕自己寫得太詳細會影響別人的遊戲新鮮感Orz
    畢竟,爆點要自己去體會更有感覺啊XD(謎)(毆)
    以後的心得應該不會寫得這麼詳細
    重點提示的方式說不定可以讓更多人想親自去玩?(毆)
    因為我就是那種看了詳細心得後,就懶得自己去跑遊戲的人...XD(...)

    oceansea0302 於 2007/10/21 1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