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間隔10年後終於有完整寫完的文章XD

期間寫的東西永遠是斷頭斷頭斷頭...

果然有愛就是不一樣啊!!(握拳)

不過

因為作者的心靈過於純潔(...),所以基本上走清水

這篇以案件為主軸,期待感情戲的...

有啦,有感情戲,但比較像主人與寵物...(毆)

不介意的就請往下看吧XD





「終於…結束了…」

隨著句子的尾音,青島啪的一聲癱倒在桌上。身上那件等同於他本人的精神象徵的綠色軍用大衣皺得已經不只是梅干菜,而像是「快要脫水卻又發霉的墨綠梅干菜」;一頭褐髮不像平時般蓬鬆,而是因數天沒有梳洗而泛著微微油光,略略平貼在腦殼上;唇瓣乾裂破皮沒有血色,眼下凹陷且有清晰的黑影;微張的嘴似乎飄出了他疲累而蒼白的魂魄…

「新城管理官的整人手段又進化了…」雪乃擔心地看著青島。

「四天沒睡了吧他。很好,破了上次副總監綁架案的紀錄。」

小堇扳著手指數道:

「整理不急著要的文件、監視跟事件沾不太上邊的對象、當搜一警官們的司機、在看不到盡頭的雜草叢裡翻找不甚重要的證物一晚…」翻閱手中的美食雜誌,「現在連咒罵新城管理官的力氣都沒有…放心吧青島君,讓我好好選家餐廳,吃一頓包准你就恢復精神。嘿嘿。」

小堇抱著雜誌,掛上了只有知情人士才會嗅到危機的甜美微笑。

「前輩會先因為荷包失血而再起不能吧…」

「你說什麼?」小堇瞪。

「沒事。」識時務者為俊傑。真下不假思索地倒戈。

「課長…」青島緩緩舉起右手,無力地問道:「我今天可以休假嗎…」

「好。」袴田課長背著手,幾乎可說是立刻答應。隨即說道:「沒有你的灣岸署,一定可以度過平安的一天。不過,明天你一定要把積欠的報告全部交出來!」

「課長…」青島有氣無力地抗議。

雖然他的確很討厭寫報告,而且每次報告寫一寫都會變成悔過書,但他也不想讓未完成的報告書在他桌上堆積成山。經過這四天,他的報告書更是堆到了隔壁南野的桌子,而且還有不斷增加的趨勢。

都是那個該死的新城,他一定跟他結了八輩子的仇,每次搜查本部一設在灣岸署,就把他當雜役驅使…不,雜役還比他有尊嚴,至少雜役完成工作,還能得到上司的嘉許,但他完成工作,只會招來搜一警官的白眼與冷氣機下一個整人的吩咐。

為什麼來的不是室井先生?如果是為了室井先生,要他一周不睡都沒有問題,但為了那台強力冷氣機,就算一秒也嫌多!

「的確是實話。」一直在一旁翻閱園藝書籍的和久贊同道。

「和久先生是同意課長的青島禍害論還是積欠報告催繳通知?」

小堇看向試圖忽略同僚們的毒舌攻擊,正有氣無力地扶住快要傾倒的報告書堆的青島,壞壞地補上一句:

「我看兩者皆是。」

「小堇…」抱著文件堆,無力反擊的青島哭喪著臉。

「失禮了。」

「快走快走。」袴田課長像在驅趕什麼不祥的事物一樣做出擺手驅逐的動作。

「是…」

小心地將手從重新扶好的文件堆上移開,青島努力撐開快要閉上的雙眼,拉了拉身上皺到像是故意設計成梅干菜模樣的綠色大衣,轉身---

『警視廳報告,警視廳報告,港區台場二丁目,海潮大樓發生兇殺案…』

刑事課全員盯著擴音器,隨即同聲道:

「青島!!」

「是我的錯?!」

「對!!」

「又關我什麼事?...啊,別垮啊!!」

「這麼說,可能又要設立搜查本部?」魚住喃喃道。

「可是新城管理官今天早上才走…」真下看向手忙腳亂收拾散落一地文件的青島,語氣隱隱約約帶上了同情:「如果又是新城管理官負責搜查的話…」

「嘿嘿,那我們就可以對賭這次青島君會幾天沒睡!我要松花堂的便當!」

「那我要賭最新出版的盆栽圖鑑。」

「我要同人大手的限量室青本!」

「雪乃小姐,只要是妳想要的東西,我都願意捧到妳的面前送給妳。」真下抓緊機會大獻殷勤。

雖然不知道雪乃說的是什麼,不過應該不會太難買吧?真下樂觀地想。

「但我和真下先生還沒熟到可以互贈禮物的程度,不用麻煩了。」雪乃以溫柔微笑為武器捅了真下心口一刀。

「雪乃小姐…」真下損血999,倒地不起。

「少爺真是有毅力啊…年輕真好。」

「啊啊!小堇,妳的椅子壓到我的報告書了!...別動!那份我寫了三分之二,報銷我會哭!」

「那我要法式香煎羊小排佐迷迭香薄荷醬、大蒜歐芹奶油大茴香酒焗蝸牛、布根地紅酒燉牛肉…」

「小堇,現在才月中…」是要他下半個月連泡麵都沒得吃嗎?青島沉痛地哀號。

「那這份報告我就不客氣地輾過去了。」

「不要、不要!我答應就是了!」青島慘叫。

「嘿嘿,早點就範不就好了嘛。」

「嗚…」他的報告書、他的荷包…

「#@$%%^&!#&%^&*!...」魚住拿著電話,手指繞著電話線,用大家都聽不懂的語言與心愛的安吉拉情話綿綿。

「好,今天就帶這組球桿去打球!」袴田課長終於決定好今天要用的球桿。

今天的灣岸署,依舊熱鬧滾滾。

不過。

好像大家都忘了,這時候應該趕快前往案發現場吧?就算會立刻被本店的精英轟出來,樣子也是要裝的。

可是,這裡是有異次元之稱的灣岸署,所以發生什麼事都很正常。

「好像忘了什麼事?」

一邊哀悼自己的荷包,一邊眼皮就快不由自主地闔上的青島,蹲在地上搶救又將成為小堇椅下目標的報告書,歪著頭,試圖用已經四天沒睡的昏沈腦袋想起似乎被自己忘記的某件事情。




石田弘定,無業,三十五歲。田中志吉,便利商店店員,二十七歲。兩名被害者皆是獨居,並死於自己家中。前者先被為催收房租自行開鎖進屋的房東發現,後者則是因屍體腐爛發出的惡臭逼得鄰居報警處理而發現。

石田弘定的屍體被發現時,嘴上含著,並列四枚十圓硬幣。

殺了石田弘定後,兇手將硬幣在他嘴上排好,露出半圓。為了不讓硬幣掉下,兇手拿了針線,像縫合傷口般,將剩餘的空隙縫上。然後將屍體放置在死者的房中。

後被發現的田中志吉死亡日期早石田弘定三天,在死亡一周後被發現。

田中志吉嘴上的硬幣是五枚。不同的是,兇手為了將硬幣平行放置,剪開了死者的嘴角,看起來就像是裂嘴女一般的血盆大嘴。與石田弘定一樣被放置在自己房中。

皆是在玄關附近一槍斃命,近距離正中眉心。兇手不但殺人手法乾淨俐落,現場沒有留下任何證據,甚至連彈殼都找不到。兩個受害者家裡附近的監視器沒有拍到任何可疑人物,正確的說,應該是被兇手預謀破壞。

精準的槍法,冷靜的行動,行兇前後的佈置,怎麼看都不只是一般的預謀殺人。

兇手不但聰明冷靜,更有可能是名職業殺手。

不過,兩名被害人中下階層的身家背景與交際圈,照理說不會惹上能夠雇用殺手的人物,或是殺手本身,頂多是招惹到流氓混混罷了。

難道有隱藏在表面之下的暗流…?

室井按了按緊緊聚攏的眉頭。

依照死亡時間的先後,分別是五個十圓硬幣和四個十圓硬幣。

無論兇手是在象徵什麼,室井能夠肯定,絕對有下個受害者。

必須在更多的受害者出現前…

「參事官。」

室井從文件裡抬起頭來看向中野。

「本次兩個受害者分別死亡於不同的轄區,請問您要將搜查本部設置在?」

室井閉了閉眼,闔上的眼簾上驀然出現了一道綠色的身影。

那個人一定可以跳出既有的思考框架,看到更多不同的線索吧。

「搜查本部設立在灣岸署。」

「是。」




「署長,這次的搜查本部又要設在我們灣岸署了。」

「這樣啊。秋山,把我的制服拿去燙一燙,看能不能燙成跟室井參事官的襯衫一樣直。」

「署長,室井參事官的襯衫是訂製的,熨燙時間是一般衣服的五倍。」

「不過室井參事官有時間燙衣服嗎?我記得他是個工作狂吧。」

「說不定是青島幫室井參事官燙的?」

「副署長,為什麼是青島?」

「這…不知道耶,直覺這麼想。」

「給青島君燙會把房子燒掉吧?」

「沒錯!署長!您真是太聰明了!看我笨得連這個都想不到。」

「應該是給洗衣店燙?」

「啊!說不定室井先生家裡有女僕?女僕服真是超萌的啊!」

「就是說!一定要黑底白圍裙,頭上還要有裝飾品…」

「女僕?萌?」

「啊啊,署長,別在意、別在意。」

「署長,這只是我跟副署長的一點小興趣罷了。」

「什麼女僕啊、萌的,不要老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

「是、是!」兩人同聲。

「這次搜查本部的名稱要取什麼好呢…」

神田署長一邊照著鏡子,拿制服在身上比劃,一邊思考。




「『東京十元硬幣連續殺人事件』…」

「好沒魄力的名字…」

「依舊只有和久先生的毛筆字能看。」

「走吧,圭子。」

「嗯!」









---
文中的南野是自創人物
不過這篇他的地位是有時有用的路人甲(毆)
這篇的重點是:主人與寵物!(握拳)(...)
室井先生,青島狗狗,一定要幸福喔!!XD

如果有什麼感想或意見,歡迎留言!
讓作者持續下去的就是讀者的支持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eansea0302 的頭像
oceansea0302

鏡後瞳眸

oceansea0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