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最近很忙。

來匆匆,去匆匆,甚至會議結束時比閃電俠更快衝出會議室的門。

一開始,大家只當是超人把太多時間花在拯救他人,導致克拉克身分的新聞工作進度落後,為了薪水與肚皮著想,只好用其他的時間來彌補落後的進度。

要知道,超人就是克拉克,克拉克的老闆是布魯斯,布魯斯就是蝙蝠俠。蝙蝠俠是怎樣的人?他怎麼可能讓自己員工的產值低於薪水?即使這個員工是拯救世界的超人,既然以克拉克的身分領了他一份薪水,就要乖乖把本職做好!

就算,克拉克為了正義聯盟的事翹班,也算是在布魯斯出資的地方工作,不過,光是各類戰損賠償帳單上面的數字,就足以讓超人無法抗議星球日報對克拉克的出勤不滿而扣他薪資的事。

黛安娜曾為蝙蝠俠過度壓榨超人一事提出抗議:

「蝙蝠俠,雖然超人擁有過人的體力,但他應該也要有自己的私人休息時間。」她指的是超人經常被蝙蝠俠挾持回偉恩豪宅,當育兒諮詢這件事。

蝙蝠俠只是從他的萬能腰帶裡抽出一張摺疊的A4紙,遞給黛安娜。

攤開後,紙上的抬頭寫著:

「戰損帳單:黛安娜」

數完結尾的加總數字有幾個零後,她將帳單還給債主,沒再開口,轉過身,默默地在心裡流著兩道海帶淚:

寄人籬下、世上只有家最好......亞馬遜公主的思鄉情緒達到近來的最高峰。

在蝙蝠俠離開現場後,其餘的大家也加入了黛安娜的感想行列,互相交換如何降低戰損的最新心得,與表達對超人的同情。只是礙於蝙蝠俠無所不在的監視系統,和他們完全不想知道數字的戰損帳單,他們不甘地跳過了對蝙蝠俠的抱怨這一流程。

別忘了,正義聯盟裡,誰沒讓蝙蝠俠付過戰損帳單?

或許該說:

誰付得起自己的戰損帳單?

連甚少造成戰損的火星人,住宿伙食也是蝙蝠俠提供的啊。

因此,即使大家萬分同情超人不停上升的勞碌指數,幾經思量後,還是含淚默默地對債主的行為視而不見。

畢竟,蝙蝠俠辦公室裡的帳單,正以穩定的速度成長,且經常爆發性增高。

死道友,不死貧道。

反正超人皮粗肉厚,被蝙蝠俠使喚個幾下、幫他擋個飛機汽車通通不成問題,也就不需要替他擔心太多了。

直到某天,會議結束,蝙蝠俠正要開口叫住超人,超人卻充耳不聞,依然以超越閃電俠的速度離開會議室。

在急遽下降甚至讓眾位超級英雄感到寒冷的溫度中,大家終於發現。

事情,不妙。

 

 

 

克拉克最近的壓力,很大。

兩個身分的工作量依然大到,足以讓他有充分理由向維護勞工權益的政府有關當局申訴。

這沒什麼大不了,這些年他也撐過來了。

他現在最大的壓力來源,來自於躲避蝙蝠俠。

只要撐到發薪日,一切就會迎刃而解。

只要撐到明天的發薪日,他就有錢從日本東京的衣物修復達人手中,贖回那件布魯斯母親的遺物了!

但他整整一個月的薪水也會隨之報銷,他接下來一個月的房租、伙食費怎麼辦?

難道要去住孤獨城堡、行光合作用不吃東西過一個月?

而且,蝙蝠俠看他的眼神越來越犀利,他應該還不知道他做了什麼吧?應該......希望......

至少看在他最近沒有擅自跑去管高譚市閒事的份上......

『火星人克呼叫超人。』

火星人突如其來的心靈感應,讓克拉克的頭狠狠地撞上了桌面,撞出了個必須是鉛球自高處落下才有可能造成的凹洞。

『不,別告訴我現在有外星人入侵高譚!』克拉克哀嚎。

『不,超人,沒有外星人入侵高譚。』

『那就好。』

『是有外星人入侵了日本。』

『......東京?』

『是的,超人。』

『......』

「露易絲我身體很不舒服我要早退幫我請假謝謝!!」老天爺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我是超級英雄不是超級惡棍你怎麼可以對我這樣不公─

 

 

 

 


 

 

 

老天爺:「因為這樣對待超級惡棍會被詛咒,但是超級英雄不會做這麼沒品的事啊~(煙)」

 

 

 

 

 


 

 

 

 

還有一篇少爺視點的來捕完
......只是哪天寫完我不知道(逃)

 

 

 

 

 

oceansea0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