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了這次的本部長是室井先生…」

「前輩,你眼角有淚光…」喜極而泣?

「附近新開了一家中華料理店,你們想吃嗎?我請客。」

「那怎麼好意思,雪乃小姐,還是我來請吧。」無論何時何地、什麼狀況,真下的第一要務就是討雪乃的歡心。

「真下,你現在吃得下?」青島狐疑地看著臉色蒼白的真下。

「沒問題的!只要是為了雪乃小姐!」真下握拳,雙眼閃亮,大有願意為愛犧牲一切的決心!

「那我就不客氣囉。」這次雪乃倒是沒有推辭,拿起手機撥了號碼,「喂。你好我這裡是灣岸署,要麻煩你們送一些刈包來…」

刈包?!青島拿著搜查資料的手抖了下,臉色變得跟他的大衣一樣綠。相較於還算鎮定的青島,真下這個準精英跟走過他們身旁的搜一精英們的承受能力顯然沒那麼好,個個聞言立刻摀住嘴,往盥洗室的方向狂奔而去。

「那就麻煩你們了。」雪乃掛掉手機,「咦?真下先生怎麼突然跑掉?」

「我想,他可能有點不舒服吧…」

到底是他們太脆弱還是雪乃太堅強?在看過那樣的被害人照片之後,為什麼雪乃還能想到要吃跟被害人嘴上含著硬幣的景象有驚人相似度的刈包?!

而且,他還記得上次那樁分屍烹煮案的時候,雪乃那陣子對水煮白肉特別有興趣…青島不禁抖了抖。

或許,看似溫柔無害的雪乃會是最危險的也說不定…

「青島先生,你的臉色不太好,要不要緊?」雪乃擔心地詢問道。

「沒事。」青島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步,「我去買個咖啡。」

「那我先回辦公室。」

「嗯。」

目送雪乃的背影離去,青島沒有摀嘴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果然只睡一天還是補不回四天的睡眠,真糟糕。青島抓了抓一頭蓬鬆的褐髮。還是趕快買罐咖啡提提神。

走進休息室,青島看見室井面對著販賣機,背對他坐著。

「室井先生!」

「是你啊。」室井轉頭看向走過來的青島。

「兩個月沒見了吧。吶,咖啡。」

青島遞上一瓶BOSS咖啡,室井伸手接過。

「謝謝。」

青島坐在了室井的身邊,打開咖啡。

「室井先生最近怎麼樣?」

「老樣子。你呢?」

「也是老樣子…小堇的胃一定是通向了另一個宇宙,一天到晚逼我請客,現在才月中我的薪水已經被她吃得差不多,我懷疑月底的時候我可能連泡麵都吃不起啦…」大狗垂首哀鳴著。

「你少買幾把模型槍就有錢吃飯了。」

「室井先生~」大狗用可憐兮兮的鼻音抗議著。

室井喝了口咖啡,嘴角悄悄揚起微笑的弧度。

「不過幸好這次的搜查會議是您主持,不然我一定又被叫去做一些無謂的事還沒得睡。」那台該死的冷氣機…。說到語尾,青島想起數天來的悲慘遭遇,咬牙切齒。

知道前幾天在灣岸署設立搜查本部的是新城,加上青島的抱怨,室井現在百分之百肯定對方那明顯到連坐在會議室最前面的自己都能看清楚的黑眼圈從何而來。

「對了室井先生,這次的案件您有什麼頭緒嗎?」說到案子,青島的眼睛整個亮了起來。

室井哭笑不得地看著身邊情緒轉換比翻書還快的青島。說到最喜歡的案件兩眼就閃閃發光,剛剛明明還一副快睡著的模樣。

「目前調查到的部份就如同會議上所說,從他們電腦裡的資料與通訊記錄得知他們認識與玩同一款線上遊戲外,沒有任何關於兇手的線索。」

「有沒有可能是其他的玩家?」青島提出假設,「就我所知,線上遊戲裡的虛擬貨幣跟裝備寶物是可以用現實裡的現金交易的。兇手會不會是因為與死者間的虛擬寶物糾紛而殺人?」

「零與一的組合,有讓人行兇的價值?」

「室井先生你不知道,對入迷的人而言,那幾乎跟命一樣重要。您還記得以前跟蹤襲擊小堇的野口達夫?過度入迷而搞不清楚現實與虛幻分別的人會做出的舉動不是一般常理可以預計。用現實裡的金錢去換還算正常,上次我借真下的來玩,還遇到有女孩子願意用一個晚上來換真下的角色身上那件很難得到的裝備呢。」

室井見到青島後放鬆的眉頭再次聚攏,青島趕緊補充道:

「當然不可能答應,我訓了那女孩一頓,也嚴重警告真下不可以答應那種條件。前陣子真下很入迷,連上班都在玩,要不是雪乃一句:『我討厭不認真工作的男人。』,我怕他會連開搜查會議的時候也玩吧。」害他連用跟交通課女警聯誼的條件要他幫忙寫報告都沒用,所以他的報告才會堆積如山寫不完。

「線上遊戲那麼好玩?」

「與其說是好玩,不如說是打到寶物時的驚喜感與跟其他玩家之間的互動交流讓人無法自拔。隔著網路,似乎更能說出平常說不出的話,在虛擬世界可以隱匿自己真正的身份跟個性,可以做平常不會或不敢做的事。在現實裡因為怕受到傷害而不敢讓人看到自己的真心,只敢在隨時可以抽身的電腦世界裡表達;不過,如果一昧害怕受到傷害而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說,那又能改變什麼呢?不說出口,對方怎麼會知道?依循舊有的軌道怎麼可能發現新的風景。…呃。」

發現自己講了一大串,青島不好意思地抓抓頭。

「抱歉,我好像說了奇怪的話。」

「不,你說的很有道理。」室井若有所思道。

「每次跟室井先生在一起,我好像都會說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來的話…」青島不自覺地將一頭蓬鬆的褐髮抓得更亂了。

室井開口正要說話,緒方走了過來。

「青島先生,雪乃小姐買的東西送過來了,她說要趁熱吃正在找你…啊,室井參事官您好!」緒方連忙行禮。

室井略略點了點頭。

緒方收禮離去,可以聽見他喃喃自語:「真下先生究竟跑哪去了到處都找不到。」

「…嗚。」

「青島?」室井不解地看著臉色突然有些發白的青島。

「…室井先生您想吃東西嗎?」

「我過去的話你們會拘束吧。」

「如果您願意幫我解決我那一份我會很感激的…」

「不是有恩田刑事?」那個讓你的荷包通向異次元的嬌小女警。

「我想這次會多出來的份量連小堇的胃袋都解決不了…」

「雪乃刑事到底請你們吃什麼東西?」室井不禁好奇起來。

「刈包…」

「…」

「而且是在開完搜查會議後才想要買的…」

「…你以為我就吃得下?」青筋。

「如果是室井先生一定可以的!我最相信室井先生了!」

「胡說八道!」

「室井先生~拜託啦~」鼻音+必殺扭扭攻擊!

「閉嘴!」秋田口音。

「…是。」大狗嘟嘴咕噥道。




---
如果青島對上官使用鼻音+必殺扭扭攻擊
上官大概什麼都答應了吧...(鼻血)(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eansea0302 的頭像
oceansea0302

鏡後瞳眸

oceansea0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