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看了某則舊新聞後引發的靈感
本篇主角是阿爾☆
附帶獨伊、米英、典芬......等等
全員普級混亂搞笑向,角色崩壞有?(毆)
全人名
請放輕鬆享用,謝謝XD

 


 

 

 

  世界會議的喧擾停止在下午二點五十五分,阿爾弗雷德搭在菲利奇亞諾肩上的手。

 

  更正:

 

  是阿爾弗雷德「黏」在菲利奇亞諾左肩膀,的左手上。

 

  伴隨伊凡看似憨厚和善但有著強烈陰影效果的笑容,以及路德維希弄清事態後風雨欲來的強烈瞪視。

 

  阿爾弗雷德環視了難得寂靜的會議室後,做出了以下發言:

 

  「啊哈哈大家請放心,一切就交給Hero☆我吧!」

 

  應該不是想緩和氣氛,只是過度自信的KY Hero☆發言道。

 

    但這個畫面搭配臺詞,看起來實在很像阿爾弗雷德左手摟著菲利奇亞諾,右手五指展開平放在胸前,宣誓般說道:

 

  「請嫁給我!一切就交給Hero☆我吧!」

 

  -這樣的效果。

 

  於是原本因為反應不及,而沒有反應的菲利奇亞諾大哭了起來、伊凡越加笑得有如冬將軍般地寒冷燦爛;一向比較衝動的基爾伯特不得不架住通常很冷靜的弟弟,以免他衝上去,把一戰二戰跟阿爾弗雷德的舊仇、以及弄哭菲利奇亞諾的新仇一次結算,而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寂靜的會議室在基爾伯特頭上的鳥兒慌慌張張地,於他銀髮上空振翅盤旋時炸開了鍋,只是沒能蓋過菲利奇亞諾的號哭、阿爾弗雷德充滿自信的大笑、路德維希的怒吼,與難得輪到基爾伯特說一次的:

 

  「冷靜點!阿西!」

 

 

 


 

 

 

  ~時間回到六分鐘前,下午兩點四十九分~

 

  世界會議向來如同它的名稱一樣熱鬧。

 

  亞瑟與法蘭西斯這對各方面都不對盤的萬年冤家,又爲了不足掛齒的食物味道打起架來。瓦修對本田菊依附阿爾弗雷德的維維諾諾表達不滿,不停念道:「你就不能自己有點意見嗎?」(瓦修對本田菊的不滿,也許參雜了點菊家的動漫產業讓瓦修被其他國家人民認為,是個整天坐在巨大的空中鞦韆上,對山啊樹之類的說話,還把山羊當成隨從帶著到處跑,然後成天吃著起司的國家……對一個隨時背著步槍的暴力正太而言……嗯,真是要命的印象)

 

  羅德里西對著安東尼奧碎碎念,就是不聽他的話,交了損友以至於連現在來開會都得帶手工藝品來趕工、想買點什麼給羅馬諾都得存好一陣子的錢。伊莉莎白手裡拿著一本看不出封面的書,正笑得開心,向一頭霧水的列支說著什麼。

 

  提諾桌面上攤著好幾本進入會場前,被推銷的幼兒教育叢書樣本,認真思考要買哪套給彼得好,幾度想要詢問身旁貝瓦爾德的意見,卻因為對方一臉的過度嚴肅而問不出口(其實只是在思考晚餐的菜單,回憶冰箱裡還有什麼食材),自己爲孩子的學習煩惱。而不遠處的會議門口,王耀用背抵著門扉,不讓抱著整疊入會申請資料的妹妹進門,兄妹兩人在極近的距離互相鬥嘴叫囂著。

 

  世界會議一切如常,想當然爾,今天穩占會議長桌最前方主席位的,依然是金髮碧眼鬼畜眼鏡,自家藍藍路忠實擁護者:阿爾弗雷德是也。

 

  今天的他沒有故意邊吃著藍藍路,邊口齒不清地跟亞瑟說話惹怒他,而是跟伊凡閒聊自家的科技。

 

  更正,跟伊凡的話,是「刻意炫燿自家的科技進步」。

 

  「啊哈哈,Hero☆我家生產的產品當然是最好的,我家上司可是很給預算,絕對不會出現什麼類似需要徒手用木頭石塊蓋房子的事情發生!」

 

  「是嗎?不管什麼高樓大廈,只要一兩架飛機就可以像抽積木一樣垮掉喔。」

 

  「哼哼,我家新研發的瞬間膠,可以在瞬間黏好任何東西,高樓大廈什麼的都不是問題!」

 

  阿爾弗雷德說著,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包裝看來極其普通、白色塑膠小包裝的長條型瞬間膠。不知道是不是阿爾弗雷德本身具有不思議的陽光燦爛(或該說是KY)屬性,那白色塑膠小管出場的時候,背後似乎閃出了瑞氣千條、配上史詩般氣勢磅礡,有著命運交響曲「噔噔噔噔!」震撼效果的出場音樂。

 

  「任何東西?連人都是?」

 

  伊凡從善如流地提出他的疑問。

 

  「當然,我現在就示範給你看!」

 

  於是Hero☆毫不猶豫地將整瓶瞬間膠擠在戴了褐色手套的手心裡,隔著平光眼鏡尋找某眉毛的蹤跡。

 

  哈哈,眉毛正在三點鐘方向跟那個死鬍子抬槓!

 

  見獵心喜的阿爾弗雷德,眼裡心裡只有他的目標,完全沒有注意到,正從亞瑟後方不遠處走來的菲利奇亞諾與路德維希。

 

  「不要拖拖拉拉!不然三點一到在會議現場當場脫光睡午覺能看嗎?!」

 

  「Ve~可是我不想走去客房嘛......不然路德你背我吧!」

 

  「大庭廣眾下你給我收斂點!」

 

  路德維希語氣凶惡,但微紅了臉,自然無法對責罵對象造成任何實質恫嚇效果。

 

  「抱抱、抱抱~」

 

  「嘿、亞瑟-」

 

  正好菲利奇亞諾轉向路德維希,背對阿爾弗雷德。

 

  與法蘭西斯為扭打進行式的亞瑟恰好一個側身,閃過了阿爾弗雷德的黏膠手。

 

  啪。

 

  於是,阿爾弗雷德的左手,因為他家產品的強大威力,目前黏死在菲利奇亞諾的左肩上。並且指尖向上,正好讓這看起來像是勾肩搭背。

 

  而路德維希在目擊者們尚在驚訝或看好戲之餘,已經散發出了不輸冬將軍的低溫氣氛。

 

 

 


 

 

 

  「不要那麼嚴肅嘛!戴著手套的Hero☆我只要把手抽出來就沒問題!菲利奇亞諾你要好好把我的手套跟這件衣服一起收藏,紀念這次與世界的Hero☆我的近距離接觸!」

 

 

 


 

 

  三秒後。

 

  「我的手套好像太愛我,捨不得離開我這個主人。不然菲利奇亞諾你把衣服脫下來吧!」

 

  「Ve?好......」

 

  在菲利奇亞諾呆呆地要照著阿爾弗雷德的話,當場寬衣解帶前,路德維希上前一個箭步阻止他解開扣子的手,並根據他德國人嚴謹的思考推理、自認識菲利奇亞諾後所遇到的種種奇妙際遇、加上苦勞預感雷達偵測出可疑現象。

 

  他試著拉起阿爾弗雷德戴著手套的手和菲利奇亞諾肩膀衣物接觸的地方。

 

  衣服的布料,拉不起來。

 

  像是衣物吸附水分後,緊緊貼合在皮膚上,但進化成完全貼附在皮膚上的版本。

 

  也就是說。

 

  「不愧是Hero☆我家出品的瞬間膠,穿透了手套和衣服,把我和菲利奇亞諾緊緊地黏在了一起呢!啊哈哈哈哈哈-」

 

  「你這個不會讀空氣的KY!」

 

  早已停下和法蘭西斯扭打的亞瑟再度喊出在場所有人的心聲:

 

  「你沒看到路德維希的臉色已經快跟亞細亞組的髮色一樣黑了嗎?!」

 

  「看不到耶,可能是最近眼鏡度數不夠了,哈哈哈!」

 

  「你根本沒近視不要在那邊裝!!」

 

 

 


 

 

 

  ~時間回到現在,基爾伯特難得比弟弟冷靜的時候~

 

  「嗚哇~怎麼辦路德?」

 

  菲利奇亞諾的淚眼攻勢比什麼鎮定劑都有效。在確認弟弟發熱的腦袋已經瞬間冷卻下來後,基爾伯特才終於放開架住路德維希的雙手。

 

  「啊啊......不哭不哭。」

 

  路德維希溫柔地拭去菲利奇亞諾的淚水,努力忽視眼界裡那隻在戀人肩上礙眼的手,轉頭大喊道:

 

  「那邊那個誰,趕快給我去買溶解黏性的藥品來,要不傷皮膚的!」

 

  「咦?我嗎?」

 

  但原命令者的路德維希,已經轉過頭去安慰整個撲在他懷裡哭的菲利奇亞諾,沒有聽到發問者的話。

 

  「Hero☆我也命令你趕快去買來。順帶一提,我不接受反對意見喔!」

 

  「好、好吧,我去買......」

 

 

 


 

 

 

  一直在會議室門口看戲的王耀,直到那個被指名的人擦身而過後,才疑惑地問在門板另一邊,早已一起停下拉鋸戰觀看全程的灣娘,問道:

 

  「我們會議室裡有人類的工作人員嗎阿魯?」

 

  「沒有吧?外交官們都在另一個會議廳。」

 

  「那剛剛走過去的是誰?」

 

  灣娘歪著頭努力地想了想。

 

  「不知道耶,不過他手上抱著的白熊很眼熟?」

 

  「怎麼每次開會不是找不到少掉的國家,不然就是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國家還是人?好可怕啊阿魯!」

 

  「說到這類事情,最近我家那邊盛傳一個數金門菜刀的故事......」

 

  「不要嚇大哥啊灣灣!」

 

 

 


 

 

 

  就在門口原本的兄妹相殘現場,演變成亞細亞兄妹的鬼故事討論時間……或說是單方面被驚嚇的時間,會議室角落,一座一戰結束後,由路德維希親手打造出口,賺取外匯的古董咕咕鐘,屋頂的小窗口,躍出了法蘭西斯猥褻的人頭:

 

  布穀、布穀、布穀~

 

  紐約時間,下午,三點整。

 

  原本躲在路德維希懷裡大哭的菲利奇亞諾,瞬間止住了正要往下滴落的大顆淚珠。

 

  而知菲利者莫若路德。

 

  在大家反應過來前,路德維希充分利用了他為菲利奇亞諾稱道的強壯體魄,把菲利奇亞諾打橫抱起,緊緊鎖住他的動作,避免菲利奇亞諾當場上演午睡脫衣的戲碼,連同黏在他左肩的阿爾弗雷德一起衝向休息室的方向。

 

  「咦?Hero☆我飛起來了!我不愧是Hero☆!」

 

  被路德維希拖著飛了起來的阿爾弗雷德,得意地哈哈大笑;在亞瑟敲著桌子抱頭大叫道:「我怎麼會養出這樣一個白痴!」的抓狂聲中,於眾人的目送下揚長而去。

 

 

 


 

 

 

嗯?對,本篇就這樣結束了XD
因為本篇的點就是阿爾跟瞬間膠!
會孵出這篇是因為,新聞的原文裡,主角直接以「美國人」、「俄國人」來稱呼
而美國人做出的事情
……真的超像阿爾會幹的啦!XD
原版新聞的內容大約是:
美國人向俄國人炫燿自家科技的進步
說自家生產的瞬間膠什麼都黏得住
於是把瞬間膠擠在手上!
然後他一手黏上了
……犀牛的屁股!
受驚了的犀牛於是開始狂奔,而美國人的手黏死在上面,只能被拖著跑
更慘的是
由於那隻犀牛已經便秘了一兩週以上
剛好當天稍早飼育員餵了牠瀉藥
等犀牛狂奔停下來後,藥效發作了
於是美國人洗了個很精采的
……澡!而俄國人在場邊拍手大笑XD

 

事後,俄國人說,他會買個瞬間膠給孩子
但絕對不會讓他把瞬間膠擠在手上去黏任何東西,尤其是犀牛屁股!XD

 

oceansea03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ynthia1633
  • 啊哈哈..
    阿爾真可愛!
    HERO來HERO去的XD
  • 阿爾:「因為Hero☆我是最可愛的!☆」


    ...其實我打「☆」號的時候眼前都會跳出眉毛打歡樂狀阿爾的頭XD

    oceansea0302 於 2010/02/03 21:2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