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主要以NDS版本的「樂高蝙蝠俠」為背景延伸變化

△大致上沿用電動中的設定,視劇情而有可能更動部份設定,更可能把其他平台版本的設定撿過來用,但基礎骨架不變

△清水搞笑向,曖昧可能?(毆)

△......我要承認我看著樂高版的小超少爺,會一直笑場,腐也不是、不腐也不是XD

△「樂高蝙蝠俠」裡的少爺,個性比較可愛--因為樂高人偶怎麼看都可愛!(毆)活潑--在劇情敘述的過場圖片裡,少爺甚至穿著蝙蝠裝笑過,還有一張插畫是,少爺背後有夕陽的熱血圖啊!!XD

△作者很任性(毆)

△內容以零散但連貫的方式進行,如有更新會在標題註明......希望能一周至少更新一則,希望......(毆)

△若能接受以上幾點,就請慢慢欣賞吧ˇ

 


 

 


    00

  身為一個超級英雄,最基本的基礎功便是--處變不驚。

  要知道,身為一個超級英雄,一種時常榮膺主角的職業,需要時時刻刻面對身為主角的各種考驗與危險。例如:無盡的敵人、無窮的麻煩、無限的破格,甚至是無可奈何的鬼打牆。

  無論你是笑得陽光燦爛,或是陰沉如黑夜,身為一個超級英雄,總是要接受各種來自於上天給予的考驗--即使這個上天的定義有待商榷、即使這個上天所降下的事情可稱之為災難,甚至打從本質就是個無厘頭的惡搞。

  既然遇上了,就勇敢地面對吧!我們親愛、敬愛的超級英雄們啊!

 

 


 

 

 

    01 

  似乎只有蝙蝠家的人知道世界變了,而其他人都認為世界本來就如此。

  蝙蝠俠默默地看著貓女的梯形水桶身,用他現今方塊直條狀,C形的手掌的兩隻手熟練地將她綑好打包。

  而後,高登與部下們適時登場,圍起一道道黃色的封鎖線,噠噠噠地一大群快速衝進現場,忙碌地採集其實已經沒什麼必要的證據一番,再圍成一圈與坐在地上拒絕合作的貓女雞同鴨講筆記一陣。

  高登:「那麼,接下來就麻煩你了,蝙蝠俠。」他推了推頭上聞風不動的帽子,向從頭至尾都沒蹦出一個字的黑暗騎士說道。

  看不出彼此之間有任何差異的制服員警們,如同方才登場般,配上噠噠噠的嘈雜腳步聲,配合一陣揚起的灰塵一窩蜂湧上,不顧貓女的抗議,將她抬起後,熟練地扔進蝙蝠車的後車廂,而後輕輕地、幾乎是懷著崇敬的態度,小心關上。

  蝙蝠俠迅速地駕駛愛車回到蝙蝠洞,看也沒看鬼吼鬼叫抗議不人道押送待遇的貓女一眼,敏捷地將她丟進她該待的地方。

  確定連結的門確實上了多道電子鎖後,蝙蝠俠將自己扔進電腦螢幕前,那專屬的黑色高背椅裡。還順手丟了記蝙蝠鏢,將一邊無辜的擺設撞擊成一塊塊分散的積木,從中跳出了數枚明顯不屬於擺設構造中應有的金色與銀色積木。

  那是這個世界在特殊條件下所使用的貨幣,而且很切合蝙蝠俠的需要。

  但現在蝙蝠俠沒有任何撿起它們的興致,任憑它們落在地上,旋轉幾妙後閃爍消失。

  蝙蝠俠現在腦中只有一個正大聲吶喊著的想法:

  為什麼亞克漢會蓋在他的蝙蝠洞?為什麼?!

  毀掉無辜的擺設仍不解氣的蝙蝠俠,想要立刻起身尋找其他目標,卻發現目前的樂高人偶身材的兩條腿是直直躺在椅子上沒有著地。

  於是,他安靜地雙手雙腳並用挪動,慢慢下了地。

  他決定再去檢查一下亞克漢裡的每道牢門。

  雖然那些門總是因為這個世界莫名其妙的規則,總是自己關得好好的,卻讓應該待在裡面的精神病患亂跑,在亞克漢的公共空間裡走來晃去。

  既然現在精神病院神奇無比地蓋在他的蝙蝠洞裡,那麼,他至少要盡到「告知」住戶們,房門既然鎖好,就該乖乖待在房間裡,的,基本守則。

  反正,樂高人偶積木即使散架了,碎片也不過在地上閃爍幾下,幾秒後又是一條樂高好漢。

  蝙蝠俠左右轉了轉自己C型的手掌,朝不過一會兒前,自己親自鎖好的電子門走去。

 

 

 


 

 

 

    02(4/5更新) 

  蝙蝠俠與羅賓一起站在蝙蝠洞的電腦前,仔細研究。

  玩過「樂高蝙蝠俠」(但還沒時間全破)的羅賓看了看螢幕上跳出的畫面,抓了抓現在根本是整片塑膠材質的頭髮,一隻手指著螢幕上的選單,解釋道:

  「只要我們蒐集足夠的樂高幣,就可以解開選單裡鎖定的人物與道具;解開人物可以增加同伴,例如:夜翼、迪克、蝙蝠女、芭芭菈……」

  「等等,這四個名字,實際上是只有兩個人吧?」

  「對,沒錯。但是造型不一樣,所以拆成兩個人物。想多用一個就得多付一次樂高幣。」

  「攻擊力與招式?」

  「都一樣。而且反派也是這樣,一個人至少可以拆成兩個以上的角色。」

  他摸了摸下巴,覺得這真是個好點子。

  美其名隱藏要素,實則有灌水之嫌,還能光明正大同一角色出多種造型週邊。

  生意人靈活的腦袋不停運轉著。

  一個成員兩種身分,再加上異色版、平行世界設定……

  「而且還有億萬富翁布魯斯˙韋恩!」羅賓刻意問道:「我們先解這個隱藏人物吧?說不定他的絕招是扔出整疊鈔票的金錢攻擊?」

  「不,先解一個提姆˙德雷克來打掃環境。」

  「如果是解布魯斯˙韋恩,你想想,一個億萬富翁梳著整齊的髮型、噴了高級古龍水、穿著名牌西裝與皮鞋,幫我們清理蝙蝠糞便的模樣!多有成就感!」

  「在那之前,他會收買你的學校老師死當你。」

  「那麼他會被他的養子證實,他確實有傳聞中不可告人的外貌與性別年齡偏好!」

  「別忘了,高譚的娛樂媒體,基本上是掌握在他的手裡。」

  「但我想高譚之外的媒體必然會很有興趣,說不定還會鬧上國際級的媒體平台?」

  「看,解布魯斯˙韋恩所需的樂高幣,可以解好幾個提姆˙德雷克。」

  「那我們更該一股作氣先把布魯斯˙韋恩解出來,想必他可以勝任不只十個提姆˙德雷克的工作量。」

  一大一小兩名高譚英雄互瞪一眼,展開又一輪沒有任何營養價值的低次元爭論。

  咕——

  直到兩人的胃,敲響了停戰的和平之鐘。

  「……先把阿福解出來。」男人終於提出了具有實用性的意見。

  「沒錯。」少年也乾脆地點頭。

  一大一小轉身去覓食,準備填飽肚子後,為了自己的口腹之慾及生活品質著想,將萬能的管家列為最優先事項。

 

 

 


 

    03

  為什麼系統預設的角色不是我跟阿福……
                                                                          
  吃著勉強算是「人能吃」的食物,高譚英雄們毫不英雄地想道

 


 

    04(4/13更新) 

  「布魯斯,電話打不通。」

  「電話沒問題,我剛剛才跟高登聯絡過。」

  「可是我打給康納打不通。」

  「我們現在沒辦法聯絡高譚市以外的其他地方。」

  「你試過了?怎麼不先說?」

  「這不重要。」
  
  他絕不承認,他當初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聯絡某個笑得過分燦爛像個超級傻子的傢伙。

 


 

    05 

  「在這個世界裡,其他的超級英雄存在嗎?」
  
  蝙蝠俠直接從腰間的萬能口袋拿出了一個小鉛盒。
  
  開啟後,裡面靜靜地躺著一枚抓鑲著綠色寶石的戒指。
  
  「氪石戒指!這麼說,其他人也存在,只是一下聯絡不上……痛!你幹嘛突然把盒子關上!」羅賓快速縮回被鉛盒夾到的手,大聲抗議道。
  
  哼。蝙蝠俠以一聲鼻腔的共鳴不屑地回答。
  
  ……想碰他的東西?門都沒有!

 


 

    06 

  阿福臉上帶著長者的慈祥,與管家的驕傲,非常欣慰地看著正狼吞虎嚥肯定自己手藝的少爺與小少爺。
  
  這段時間真的辛苦了他們,這是個瘋狂的世界,不但所有的人都變成了樂高人偶,甚至連亞克漢都蓋在蝙蝠洞裡。
  
  讓阿福慶幸的是,少爺與小少爺現在不會有受傷的問題,頂多整個散掉,過個幾秒就又能活蹦亂跳地修理敵人——
  
  雖然上次看到少爺被一發火箭砲轟到,讓他一顆老人心狠狠地抽了下,但少爺終究只是碎成幾塊積木後閃爍了會兒,就又恢復成威風凜凜的蝙蝠俠,痛揍敵人一頓,讓他終於完全確定小少爺說的話是真的,安了不止一百五十個心。
  
  但少爺不能換下蝙蝠俠的裝扮讓他覺得有點不滿,因為蝙蝠俠跟布魯斯雖然是同一個人,但布魯斯狀態的少爺,很明顯比較願意將勸告聽進現在的確硬得跟塑膠一樣的腦袋裡。
  
  而且看穿著全套黑暗騎士裝備,卻為了最後一塊小餅乾與羅賓互瞪,齜牙裂嘴的模樣……
  
  相信肯特少爺一定很願意收購這樣的照片來個有關蝙蝠俠的獨家報導。
  
  不知道有沒有辦法跟肯特少爺聯絡上,畢竟肯特少爺的無辜小狗眼攻擊,連蝙蝠俠都招架不住——雖然後者死都不承認。
  
  但他還是希望少爺的作息能正常些,畢竟就目前看來,不會死亡但不確定會不會生病——
  
  阿福不經意的一眼,發現了一些東西。
  
  「少爺,請問你面具耳朵旁的是……?」阿福差點就將「貓耳」兩字說了出來,但他憑藉著歲月歷練出的強大意志力壓住了他心中的實話。
  
  布魯斯放下刀叉,伸手在面具頭頂摸了摸,但手感上沒有任何異狀。於是羅賓跳下椅子,兩條方肥腿咚咚咚地走過來一探究竟。

  定睛看了幾秒後,羅賓眨了眨眼,驚呼道:

  「布魯斯,你面具上掉漆了!」

  布魯斯聞言愣了下,阿福一個箭步上前,將手中的銀托盤遞給他,充作鏡子。

  布魯斯對著銀托盤,左照照、右照照,最後低著頭,憑著眼角餘光看到了提姆所說的,掉漆的部分。

  是一塊面積很小,像是被接觸面較大的物體擦撞擊後留下的掉漆刮痕。

  但詭異的是,它是圓形的、非常圓,符合圓週率的那種圓。

  「……樂高人偶本體不是全塑膠的嗎?」
 
  「對啊,照理說應該整個面具都是黑色塑膠一體成形,不該有掉漆的情況。我們身上的服裝著色從三層樓高的地方摔下來都沒刮傷,怎麼面具會……嗚!」羅賓伸出了好奇的黃色C型小手,被蝙蝠俠一記銀盤直擊顏面,鏗鏘有聲,痛得捂著臉蹲下。

  「少爺?」阿福接下布魯斯遞上的銀盤。

  「我去補漆。」布魯斯沒什麼抑揚頓挫地說道,但很明顯地有片烏雲在他的頭上飄浮跟隨,並打著雷。

 

 

 


 


     07(4/20更新)

  阿福懷疑少爺想用目前的C型手把正好能卡在手裡的噴漆罐給捏爆。

  布魯斯先是試了油漆,然後是手上的噴漆。
  
  但無論他怎麼塗、怎麼噴,油漆就是無法停留在那個圓點,不是成為一滴尷尬的黑汗滑下面頰,就是即使乾透,只要輕輕一碰,一片黑色的落葉就此凋零飄下……
  
  當布魯斯準備再度將噴漆罐當成練習蝙蝠鏢的靶子時,阿福裝做不經意地咳了聲,成功吸引了後者的注意。

  「布魯斯少爺,關於您的……掉漆問題,我去電詢問了醫生。」
  
  「醫生?」蝙蝠俠的三角眼往上吊起,「這類問題,要問也應該問福克斯。」
  
  「不,是醫生,少爺您需要的是醫生。」阿福一邊收拾桌上的杯盤,一邊慢條斯理道:

  「因為少爺您總是無視自己的身體健康,白天應付公司瑣事、晚上趕赴各式約會,三更半夜還出門巡邏,無視我這個垂垂老矣的老人家希望您能早睡早起的苦口婆心,漠視我一頭因擔心而盡數銀白的蒼髮——這要多麼狠的心、生多麼重的病才辦得到?」阿福彎腰清理的模樣越加痀僂,盛著碗盤的銀盤甚至因托著的手不甚穩定,而與杯盤底部撞擊出令人心驚膽跳的交錯顫音:「所以您需要的是醫生。」他甚至掏出了手帕按了按沒有閃爍任何水光的眼角。
  
  布魯斯知道忠心的管家只是想消遣他,但也清楚自己一路走來讓老管家擔了多少心。所以他只是翻了個白眼,便配合道:
  
  「是、是,我需要的是醫生。那麼請問,醫生說了些什麼?」只是語氣有點不耐,缺乏誠意暨敷衍。
  
  「聽了我訴說您的狀況後,醫生說:」管家的背已經完全挺直,手也不抖,杯碗瓢盆都穩當當地收在舉著的銀盤裡,他慢條斯理地說:

  「是由於慢性,與突如其來的精神壓力而造成的。」

  兩人一起聽了會兒電腦主機運轉的嗡嗡聲後,展開了場關於「庸醫」、「生活作息正常的重要性」、「抗壓性充足」、「潛意識的心理影響生理」、「去他的鬼心理學」、「有教養的世家子弟不可口出穢言」、「懇切地建議該神醫切片研究自己的腦部」……等等相關內容的激辯。

  而這只有兩名參賽者的辯論大賽,最後漂亮地終止在全能管家以下的話語:

  「少爺,您掉漆部分的底色,是:『青、白、色』。」

 

 

  蝙蝠俠面具耳邊的掉漆圓,依然存在。
  
  而在他改善作息讓漆自動長回來(謎)之前。
  
  他被全能的阿福大神禁足了。

 

 

  「我在親自監控亞克漢!」
  
  沒有放棄嘗試補色的蝙蝠俠強硬反駁道。

 


 



      08

  年邁的管家:「至少您的還不是膚色的。」
  
  年輕的少爺:「……」
  
  年邁的管家:「我可以和您分享一些保養心得。」
  
  年輕的少爺:「閉嘴!!」

 

 


 

 

      09(4/26更新)

  高登已經有陣子沒看到蝙蝠俠出動。
  
  在他將疑問出口前,他那一干極度崇拜蝙蝠俠,甚至為了下次要不要試試看為蝙蝠車打臘這種事,都能吵起來,最後不得不抽籤決定誰可以接近蝙蝠車的部下,先替他問出了心中的困惑。
  
  「你們都知道蝙蝠俠一向很忙,」剛幫忙解決完事件的羅賓悠閒地在商店內這裡看看、那兒摸摸:「他近期正在研究一樣攸關自己名譽相關的案件,所以暫時轉做支援的後勤……嘿,這朵紅色的小花大小剛剛好、黃色向日葵也不錯、這個白底粉紅色圓點蝴蝶結也不錯……圓點、圓點……哈哈哈!」

  高登看著笑得不得不扶著牆的羅賓,再看看方才那些被他一一拿起觀看的頭飾,懷疑上面是不是裝有小丑的笑氣瓦斯。

  笑夠了的羅賓直起身,又笑了兩下,然後咳了咳,清清喉嚨,說道:

  「高登警長,要不要帶個禮物回去給你女兒?你看,這個七彩夏威夷花圈頭環還滿不錯的,戴在她頭上一定很好看……看,這朵紫色喇叭花也不錯!」

  面對高譚英雄羅賓的大力推薦,一向忙得天昏地暗沒有時間關心可愛女兒的高登警長,動搖了。

  是啊,女孩子都需要打扮的……

  高登警長想起了女兒小時候,穿著純白小洋裝,甜甜地叫著自己爸爸的紅撲撲蘋果臉。

  卻沒注意到羅賓所建議的髮飾顏色,在女兒的橘紅波浪髮上,會造成多麼驚悚的效果。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eansea0302 的頭像
oceansea0302

鏡後瞳眸

oceansea0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