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k如今十分慶幸他有著雙重身分,他看著電腦螢幕上打了一半的報導草稿,感動地想。
 
  雖然往日一分為二的身分與時間,常常造成他普通人身分的工作嚴重延誤,使他陷入無限的加班地獄、Lois的冷嘲熱諷、Perry的口水怒吼,但鑒於他常常中途開溜去完成他英雄身分的工作,他深深覺得那些沒什麼,甚至是他怠惰了記者工作應得的待遇。

  偶而他會想像自己只有一種身分:如果他只是Kal-El,他可以全天候守護地球,打擊犯罪,不需要在聽到呼救聲後頻頻對Lois道歉後消失;如果他只是Clark,他可以專心於他的工作,不需要在拯救世界之餘擔心自己千瘡百孔的出缺勤紀錄會害自己丟工作。

  不過,這些也僅止於想想罷了。

  他的兩個身份相輔相成,相互依賴:Kal-El需要Clark去體會人類的想法與生活,否則他優於人類的力量遲早讓他傲慢自大,以為自己凌駕一切;Clark需要Kal-El的力量去守護這一切直得珍惜的事物,而不是只能眼睜睜失去。

  而且,如果他只有Kal-El一種身份。

  他現在一定還在高譚被Batman押著繼續背頌敵我圖鑑!

  他不過就是失去一部分的記憶,忘記誰是敵是友,有必要用那種殺人的眼神瞪他嗎?有必要在他說,那天被他打倒在地的Luthor看起來沒有那麼壞的時候,把氪石戒指拿出來把玩嗎?!

  不,最離奇的是為什麼他會把氪石送給一個男人?還鑲在戒座上,作為一枚戒指送出去?送給一個明顯對他不友善,而他下意識居然會怕的男人?!

  把戒指的事撇在一邊,更瘋狂的是那個男人還是付他薪水的老闆!

  這不就是說,他除了性命之外,連荷包也幾乎等於掌握在對方手上?

  天啊,無論是人身安全與經濟來源......

  他那時一定是瘋了吧他?噢,氪石的刺痛感好像又隱隱浮現......

  「Smallville,你幹嘛一下笑一下苦著臉?」

  「我只是覺得,這世界既神秘又離奇......」爲什麼他會把氪石戒指交給那個男人?他想不起來、想不起來自己為何會做出那麼瘋狂的行為啊啊啊啊啊-

  「你還好吧?」Lois看Clark突然抱著頭,把手放到他的額頭上,看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我沒......Lois我身體不舒服幫我跟Perry請個假!」

  「Clark!Perry說過你那篇專題報導今天下班前趕不出來他就要......喔,算了。」對著Clark瞬間就不見蹤跡的背影,Lois翻了個白眼,彎身撿拾被Clark奔跑的風捲起的文件,決定這次不要爲這三不五時消失的同事在Perry面前辯解。

 

 

 

  「......因此本季目前的業績達成率為百分之九十七點五,預計本週內可達成本季目標,並突破去年的......Wayne先生?」

  正報告著本季業績達成率的業務協理,吃驚地看著打從會議一開始就斜向一邊,張嘴呼呼大睡得像是隨時會摔下那厚實的董事長椅,卻始終維持微妙平衡而不至於直接往一邊摔下去的老闆,忽然兩眼一睁,幾乎是面目猙獰地彈跳起身,然後在主管們的愕然目光下,以一種擋我者死的氣勢,頭也不回地不待主管爲他開門,刷地猛然一把摔開門,快步走出會議室。

 

 


  「我要你立刻、馬上、現在給我滾到高譚來!有事?一分鐘後如果沒出現在我眼前,你就給我回家吃自己!」

  在Bruce對著通訊器吼完後十秒內,Superman便從落地窗飛了進來,一臉完全的困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居然跟Luthor吃飯?」

  「嘿,別用這種興師問罪的語氣,就只是吃個飯......」

  「請問您,需要我幫您複習是誰害您現在處於某種程度的失憶狀態嗎?啊?Superman先生?您居然還有心情大白天地跟人在燈光昏暗的私人餐廳吃燭光午餐?」

  Bruce凶惡的表情讓他不自覺往後縮了縮:「可是,他說......」

  「是啊,說你們第一次見面是他不小心開車撞到你,結果你沒事,他卻連人帶車摔進河裡。」Bruce用一種十分客氣,卻帶有刻意氣息的語調,一字一字清楚說道。

  「那是真的?可是我完全不記得......」

  「你居然還認真煩惱?那全是一派胡言!」

  「可是你說的跟他講的內容一模一樣!」

  「因為我聽到了所有的對話內容,先生。包括他說你們追過同一個女孩,而他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Bruce繼續用那種刻薄的客套,說。

  「你竊聽!」

  「不然你早就被他騙得團團轉!你這個鄉巴佬!」

  Clark被西裝筆挺的Bruce一句「鄉巴佬」,其中飽含的輕視意味激起火氣,暫時忘記那莫名的懼意,以及領他薪水的事實,逼近Bruce,幾乎是額抵著額,對他吼道:

  「你說什麼?你這個都市聳!」

  「你居然相信一個用氪石手套把你打成失憶的超級罪犯講的話!」

  「你還不是有氪石戒指!」

  「他的氪石是在黑市買的,而我的是你送的!」

  「別說得好像我拿戒指跪下來跟你求婚!」

  「喔?你總算想起來啦?」

  「......啊?」Clark愣了。

  Bruce旋即拉開兩人的距離,整了整領帶,鄙視道:「隨便說說你也信?」

  「等等,你剛剛說的......」Clark覺得自己的臉快要燒起來:「對不起,我完全不記得。」

  Clark萬分誠懇地道歉,手足無措,腦中不停地跑過這幾天對方強迫他背頌敵我資料時的片段。

  的確,在一些與他們兩個有關的細節,Bruce不是不耐煩地跳過,就是在他提出疑問前閉口不談。甚至特地回家幫他的Dick,翻出的一些舊照片,都是他們三人相處的合照,而且為數不少。Tim的數位相機裡更是有不過幾週前,Wayne全家與他的合照。

  仔細想想,一般的男性友人會這麼頻繁參與他人的家庭聚會,與出遊行程?甚至在對方家裡有專用的房間?房間雖然整理得非常整潔,卻有著生活的痕跡,除了衣著外,連眼鏡都放了好幾副備用。

  在他自己的認知裡,不,在一般人的認知裡,這不是稀鬆平常的事。

  Clark的超級大腦在不到幾個地球秒的時間千迴百轉,轉向了一個連足智多謀的Batman都料想不到的方向。

  鑑於他現在很多事都不記得。

  所以。

  首先要做的,是求證。

  顯然,對方的個性與反應在在顯示不會提供任何實質上的幫助。

  即使忘記了對方的一切,Clark憑藉著自己的人生經驗,與這短短數天的相處,下了貼近對方個性的判斷。

  「Clark?」發現Clark的眼神突然認真了起來,Bruce覺得事態有些不對,試探性呼喚他的名字。

  「Bruce,我一定會想起來。」

  「最好越快越好,你在聯盟的工作目前是由大家分擔,你越早想起......」

  「你一定要等我。」語氣低沉誠懇,他的雙腳慢慢飄離了地面。

  「......我們的溝通是不是哪裡......Clark你給我回來,把話說清楚!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eansea0302 的頭像
oceansea0302

鏡後瞳眸

oceansea0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