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本篇是看了SOS大人的「邏輯凍結」、「通敵簡訊三則」後衍生出來的無責任妄想文(毆)
2.各系列穿越有,時空混亂有,無責任配對有
3.角色形象毀滅嚴重,慎
4.能接受以上者就請按繼續閱讀吧XD



Ratchet對著鏡子,自行修好一早醒來便顫動不停的右光學鏡頭,收聽著藍星的新聞廣播。來到藍星後,除了一開始與Decepticons的惡鬥、其後修復Jazz,他的工作量與在故鄉時相比,簡直輕鬆到他懷疑普神終於從長眠中甦醒,稍稍補償他多年的辛勞。

於是Ratchet養成了個在塞博坦時完全無法想像的習慣---一邊聽廣播,一邊工作。要知道,塞博坦的戰況激烈,他的維修房沒有一刻沒有傷患,只要一個小小的分心,普神就會從他手裡接回一個火種。

『現在時間是早上九點十五分,在辦公室吃早餐的時候小心不要讓老闆看到喔,現在讓我們來欣賞最受期待的歌壇新人帶來的歌曲......』

「Ratchet,你醒了嗎?」門外傳來了Bumblebee柔軟的聲音。

「早安,Bumblebee。」

「早安,Ratchet,那我進來囉。」Bumblebee走進維修房。

「Bumblebee,身體不舒服?」

「Ratchet......不要連問句都還沒說完,就把扳手跟銲槍拿出來好嗎……」Bumblebee因Ratchet突然加強亮度的光學鏡、赫然憑空出現在手上的醫療器具,芯片大寒,倒退三步半。

「抱歉,」Ratchet一臉平靜地收起扳手和銲槍,「你知道的,我只是擔心踏入維修機房的大家。」但是聲音很遺憾。

「嗯,我知道,Ratchet你只是職業病重了點,然後興趣詭異了些。」Bumblebee善體機意地答道。

「這是誰說的?」

「咦?你怎麼知道是Jazz告訴我的?」Bumblebee驚奇地回問。

「這不重要。Bumblebee,一大早找我什麼事?」

「喔,那、那個,」Bumblebee身體不自然地扭了下,低頭玩起自己的手指:「我、我想跟你借『塞星機體拆卸大全』---我不是為了拆卸Barricade才借的喔!只是Decepticons的醫官沒來地球,而Barricade又不願讓Starscream碰他的機體,帶他來基地給你檢查也不太可能,所以我想自己幫他維修檢查,順便好好了解他的機體構造為以後的推倒……不不不,我不是為了推倒他做準備,Ratchet你不要誤會,我的動機很單純!」

「Bumblebee,我當然相信你,放心。」

從急速上升的機體溫度和快速蒸發的冷凝液,Ratchet相信他的動機只是想推倒Barricade,再單純不過。

啊,我家Bumblebee初長成。Ratchet芯中感慨萬千,走至書架取下Bumblebee需要的數據板,並連同拆卸所需器具悉數裝箱,交給周身圍繞著粉紅色氛圍,以及蒸發著冷凝液霧氣的Bumblebee。

Ratchet捧著尚未闔上的箱子,對Bumblebee講解道具使用方法:

「如果他不從的話,就用這急速麻痺劑朝他的臉部噴灑,按一次噴頭可瞬間麻痺TF的中央處理系統約十個地球分;要注意的是,若噴灑時沒有正中臉部裝甲,效力時間最佳也只能達到五個地球分。裝甲拆完之後,如果覺得等待的時間太漫長,對方沒有反應而沒有樂趣的話,你可以再噴這個解除劑,他的效力時間與麻痺劑一樣,如果麻痺劑的效力約剩二十個地球分,你就噴兩下;但千萬記得,解除劑的劑量不要超過麻痺劑太多,但如果你希望他熱情點也可以多使用些。」Ratchet諄諄教誨Bumblebee情趣……不,醫療用品的使用方法。

「這麼好用?!」Bumblebee光學鏡輸出功率倏然提高五十個百分點,「Ratchet,如果用完了還可以跟你拿嗎?我怕以後Barricade不肯就範乖乖讓我……做機體檢查,會在一來一往中憑白耗費。」Bumblebee設想周到地問。

Ratchet拍了拍書架旁,他剛剛從中拿出器材的大貨櫃。

「放心,為了讓不合作的病患乖乖聽話,我永遠準備至少一個貨櫃的量有備無患。」

他將雙手放上這個他看著長大的年輕TF的肩,一雙光學鏡堅定地注視他。

「Bumblebee,我隨時在知識和道具上支持你。」

「Ratchet,謝謝!」Bumblebee感動得無以復加,對支持自己推倒大業的長輩回以緊緊地感激擁抱。

~在Bumblebee興高采烈地變成車型駛離數十分後~

「啊。」

清點著器材庫存的Ratchet突然想到,他借給Bumblebee的數據板是最新的版本沒錯。

只是奸商為了一書兩賣,這個版本的拆卸大全---

拆卸跟組裝,分成兩本賣。

『……各位聽眾朋友,即使工作上犯了點小錯也不要太沮喪喔,話說,錯誤是成長的開始,說不定能因此而更有收穫呢!......』

在錯誤跟失敗中學習,也是機生必經之路。

Ratchet的CPU快速運轉了零點一個地球秒後,決定繼續清點庫存。

何況在摸索中彼此組裝也是一種情感交流不是?

當Ratchet再度於芯中肯定自己對晚輩的機生提供了磨練的機會,Skyfire走了進來。

「Ratchet,在忙?」白色塗裝的TF問道。

「還好。」

Skyfire提高晃了晃手上的桶子。

「可以幫我補個漆嗎?」





Ratchet用刷子沾了沾白漆,一劃,蓋過Skyfire背部裝甲中心點附近,數道明顯被某機招牌式射線擊中的焦黑圓點。

「你惹他不高興?」

「不。他說他想練習黑槍技術,下次務必要成功策反,所以我就變成他練習的靶子了。哈……哈……」背對著Ratchet的Skyfire仰著頭,摸著頭部裝甲乾笑。

「簡單地說,你是自願被Starcream家暴?」

「哈……哈……」繼續乾笑。

真是典型受害者轉化為加害者的的例子。Starscream在Decepticons被Megatron家暴,於是他在外面就對Skyfire家暴……不、不行,不可以!Autobots怎麼可以被Decepticons欺侮?!

原是本著TF芯理學作理智邏輯分析的Ratchet想到後面,氣不打一處來,堅決不願接受Autobots被Decepticons欺負的事實。

雖然他們的狀況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也不行!

身為關芯Autobots全員身芯幸福(?)的醫官Ratchet,緊握油漆刷,視線穿越天花板望向遙遠宇宙中的普神所在(??),誓死反對此種有礙TF身芯發展(???)的情況持續發生!!

「因為背部裝甲我自己補不到,所以才只好麻煩你。 Starscream不知又做了什麼被Megatron關禁閉,今天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所以……Ratchet?」

因Ratchet好一會兒沒有動作,Skyfire轉頭探看,卻看到Ratchet把刷子扔進油漆桶,突然起身翻找書架旁貨櫃中物品。

「我突然想到有樣東西符合你的需求。」

「能夠讓Starscream不再日思夜想成為Decepticons首領,而是成為星際探險家跟我雙宿雙飛的洗腦程式?」

冷凝液滴下:「你乾脆直接換掉他的CPU比較快。」

「噢。」即使早就知道,Skyfire還是為這所有TF公認的答案感到一點點失望。

「沒關係,如果不能改變對方,那就改變自己!」

「改變自己?」Skyfire愣愣地重複Ratchet的話。

「就用這個!」

「啊?」Skyfire疑惑地看著Ratchet手中的瓶子,透明的瓶身中裝著的,看起來十分濃稠,像是要吸收所有一切光源,呈現極度厚重感的不明黑色液體。

「這是我參考了Optimus的邏輯思考迴路、CPU運作方式、以及體內能量液後研究出來的成果。」Ratchet為自己的研究成果驕傲地說道。

「啊??」研究Optimus做什麼?Skyfire這次的疑問更大聲了。

Ratchet將瓶子遞給坐著的Skyfire,堅定不容辯駁地說道:

「喝。」

「喝?!」Skyfire懷疑自己變成了機械鸚鵡,只能傻傻地重複Ratchet的話,而無法理解他的意思。

Ratchet堅定地點頭,光學鏡頭中明明白白地透露:「快給我喝!」的訊息。

「我來之前才剛吃完早餐……」Skyfire試圖委婉拒絕Ratchet的研究成果。

普神才曉得Ratchet研究Optimus研究出了什麼結果,還是跟Wheeljack在一起久了,傳染到他莫名的實驗狂熱?那黑色能量液喝下去爆炸了怎麼辦?他倒了要找誰運塞博坦的零件來幫他換?

Skyfire芯中思緒萬千,唯一確定的一點就是為了自己的TF身安全,這黑色能量液萬萬不能喝。

「Skyfire,你不是想跟Starscream雙宿雙飛?」

「但跟這黑色能量液無關。」Skyfire以自己身為科學家的理性邏輯分析回應。

「Skyfire,你現在在哪裡?」Ratchet語氣溫柔地問道。

「……維修房。」

「我是誰?」

「……醫官。」

「別想太多,快喝吧。」Ratchet以更溫柔的語氣催促道。

「……」

Skyfire的CPU中忽然跳出喚做諸如「SNOW WHITE」、「白雪公主」、「雪姑七友」,但其實是同一個故事的藍星童話,裡面某主要角色的台詞與行為。

可是,這裡是維修房,Ratchet就是主宰、就是普神,即使他指著熔煉池說那是能量浴場,也得乖乖跳下去!

在Ratchet殷殷期盼的注視下,Skyfire懷著悲壯的心情,喝下手中有如千噸重的黑色能量液。





『現在時刻是:上午十一點整。整點重點新聞報導:胡佛水壩附近發生芮氏規模2.5級地震,研判有可能是小型龍捲風的形成……』

「Ratchet---給我能夠把漆溶掉的有機溶劑---」

Jazz毫無預警地以充滿音樂性的方式旋風般地滑了進來,一把抱住Ratchet的左腿,被後者用手上的數據板毫不留情地直中面部裝甲一把拍開,「啪」的一聲繞樑三回。

「噢!Ratchet,你怎可這麼狠芯!」

無論何種情況皆能自得其樂的Autobots副官斜坐在地,一手撐著身子,一手摀著方才Ratchet攻擊的地方,光學鏡頭的邊角滑下一滴清洗液泣訴醫官的芯狠手辣。

「我倒想知道你的面部裝甲是否會自行增生。」

「Ratchet是壞人!嗚……」Jazz將方才Ratchet不留情地一擊也未能傷其分豪的面部裝甲埋在雙手中,少女式地啜泣起來。

「你有三個地球秒的時間滾離我的視線,否則你將被我焊在維修床上供我比對拆卸大全裡,你車種的CPU細部零件分解圖記載是否屬實。三、二---」

「好好好,我不鬧。」Jazz終於願意與光滑的地板分開,舉起雙手投降。

「你要有機溶劑做什麼?對自己的塗裝有意見,怎麼不在我維修你的時候順便連塗裝一起換?」

「我對自己的塗裝沒有不滿,是Prowl、Prowl!」

「他哪可能對自己的塗裝不滿?他只會對時間不夠他看完所有的公文不滿。」

Jazz直說道:「是我不喜歡!」隨即補充:「Prowl不管掃描成什麼樣子我都喜歡他,但是、但是……!」

眼見Jazz越說越激動,Ratchet握好手中的扳手,隨時準備在對方情緒真的失控時好好請他關機冷靜一下。

「但是Barricade現在是和他一模一樣的警車黑白塗裝啊啊啊啊啊---」Jazz流著海帶狀清洗液,握拳仰天長嘯。

「……」這就是,我們Autobots的副指揮官,嗎……

Ratchet瞬時脫力,手中的扳手險些掉落。

「而且剛剛Skyfire來跟Prowl借能量手銬的時候,Prowl連考慮都沒有,就直接借給他,卻連摸也不讓我摸一下。我話才起個頭,就要我寫什麼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的十萬字檢討報告。我只是想增進點情趣,哪裡不好了?」

Ratchet在芯中模擬Jazz所述之「情趣」,但系統中的模擬影像只出現了Jazz被Prowl銬在辦公桌腳,跪在主機板上反省寫報告的畫面。

「求你了,Ratchet---」

「Jazz,我沒想到你居然是這麼重視外表的TF。而且我不是說過,這不是什麼情侶裝甲。」

「P、Prowl?!」

Prowl冷冷地說完,轉身就走,Jazz趕忙追了上去,一邊解釋諸如:「Prowl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希望你的造型和你一樣獨一無二」、「都是那該回爐的Barricade居然膽敢搶先掃描你想要的外型」、「我只是希望我們倆看起來更登對」之類云云的解釋。

慢慢地,Jazz的聲音遠去,維修房的聲響只剩下廣播所播放的歌曲。

滴---

如Ratchet所預期,內部通訊提醒音響起。

『Jazz給你添了麻煩,我代他向你道歉。』

『不會不會,紓解大家的芯理壓力也是我身為醫官的工作之一。』

『真是,Jazz的邏輯系統到底有什麼問題,不管我怎麼解釋,就是在乎我和Barricade的關係在乎得要命。』

Prowl的聲音帶了種壓抑的窘迫,Ratchet以自己對同伴多年的了解,翻譯為莫可奈何的害羞。

『因為一但遇上愛情,邏輯系統就會自動失效,運轉不能。』

『也是。』宇宙公認邏輯線路長度足以繞U球一圈有找的Prowl,聲音帶上笑意。

『那,代替Jazz額外的芯理諮詢診療費,可以告訴我,你接下來會不會用能量手銬對Jazz做什麼?』

『……Ratchet,我還想問你灌輸Skyfire什麼奇怪的思想,讓他在離開維修房後向我商借能量手銬?以及Jazz何時得罪你,讓你把你們之間的對話全程開通訊器轉播給我聽。』

『這個……』

「Ratchet,再幫我換一副抗強光光學鏡!」Ironhide一手扶著牆,一手摀著已然被方才走廊中綻放的情侶閃光彈毀滅的光學鏡頭,跌跌撞撞,吶喊著走入。

「Ironhide,這是你本月損毀的第九副光學鏡。」

「噢,這不是我的錯,是他們太過分了!」一點都沒有顧慮到他這個去死團團員的心情,無時無刻放射摧毀光學鏡頭的甜蜜光波!

「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總之,我這裡的光學鏡頭僅剩一副,這最後一副如果壞了,你就得自己準備一隻機械可魯,然後等Skyfire回塞博坦拿新的來。」Autbots首席醫官無情地宣判。

「醫生這不是我的錯啊!」Ironhide聞言放聲慘叫。

『聽到沒?Prowl,如果你和Jazz再閃壞Ironhide的光學鏡,就請你們自己負責幫他換。』Ratchet趁機切斷通訊。





「……」

「Prowl,原諒我啦~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是嫌棄你新的造型---」

「報告加寫十萬字。」

「啊?!」

「再有意見就給我繼續跪著主機板寫。」

「嗚啊Prowl~」淚。





Ratchet毫不溫柔地解決掉不需要動到百分之一運算資源的光學鏡手術,將維修房唯一的病患轟出門,繼續回頭清點零件庫存。

『……新聞快報,上午十一點左右發生位於胡佛水壩的芮氏規模2.5級地震係由隕石撞擊而引發,幸虧隕石落下之處位於空曠地帶,無人傷亡……』

叩叩叩。

「請進。」

Ratchet提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

目前在地球的Autobots裡,進維修房會敲門的TF只有一個,而且在非戰鬥受傷的前提下,會駕臨的理由---

Optimus步伐穩健地走了進來。

Ratchet的光學鏡焦點不在Optimus那對聞名宇宙,深邃睿智的藍色光學鏡上。

而是他手上捧著的鐵箱子。

「Optimus,別告訴我……」

「是的,Ratchet,我的老友,就像你想的那樣。」

即使口罩遮擋著Optimus的半邊臉,Ratchet也能想像那之下的表情是多麼地和善無辜,甚至稱得上純良。

「上次Starscream趁自己負責檢修Decepticons全員的機會,將情報透露給你,Megatron不至於短期內又將檢修工作交給他吧?」

除非他將這件事劃入Starscream的週期性黑槍作業中的一環。

不過不可能,只要是男性體,這種事比部下反叛更難以忍受。

「Megatron的確下令近期內不再讓Starscream經手檢修事宜。」

Optimus溫和地答道,將手中的黑箱放在維修床旁的檯子上,保持屬於他的沉穩語調繼續說:

「只是這次,Megatron去找中立的TF醫生換零件,因為懷疑之前有可能是對方透露的消息,不願付這次的手術費。早就跟他說過買東西,尤其是看醫生絕對不可以賴賬,否則零件被換成報廢回收的都不知道。說了多少次還是沒聽進去。」Optimus不自覺啟動說教模式。「那位醫生憤而告訴我這次Megatron換了哪種型號、有什麼特點跟缺點,還特地用隕石快遞將對應的零件寄來給我。真是太麻煩他了,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當面謝謝他。」

「……你要不要考慮找那個中立TF為你動手術?我身為Autobots的醫官並不想為了這種事---」

「Ratchet,」Optimus輕聲打斷Ratchet的申訴,一雙湛藍的光學鏡定定地注視著Autobots的醫官。

「你想看看Wheeljack這陣子炸了各基地實驗室共計四十四次的毀損維修帳單報告嗎?」

宇宙公認、溫和純良的、代表愛和正義、體現和平與公理、前塞星執政官、現任Autobots的首領、獨一無二的Optimus Prime,和藹地提問。

……他該再研究研究Optimus機油裡的黑色能量液濃度是否又提升了。

Ratchet默默地打開Optimus帶來的箱子。





滴---

滴滴---

滴滴滴---

……爐渣的!

內部通訊器的提示音不斷響起,Ratchet檢查了下現在的時間,在不予理會繼續充電,和接通通訊認命清醒之間掙扎不已。

要知道,今天發生太多事,好像要把他這個月的工作量全用完似的,他真的需要好好地充電休息。

最後身為Autobots醫官的責任感戰勝他個體的賴床意識,認命地接通了通訊。

U球的最好不是Bumblebee把Barricade拆得拼不回去、Starscream被Skyfire另類家暴到需要他出馬收拾殘局、Jazz主機板跪到要換膝關節零件、Ironhide又陷入被閃瞎的無盡循環、Optimus臨時發現輸油管的型號又不符……

『Ratchet!』

咦?

通訊另端傳來的聲音讓Ratchet的CPU裡準備好的「文章」梗在發聲器裡。

『Ratchet?Ratchet?難道又失敗了?但這次沒有爆炸,應該成功了才是……』

『……Wheeljack,沒有爆炸就代表你的實驗成功?』Ratchet對他自言自語的論調感到好氣又好笑。

『Ratchet?!感謝普神,終於成功了!要不是大家不准我接近通訊室,我也不用自己想辦法做一台啊。』

Wheeljack的語氣無限委屈,壓根忘了之所以被禁止接近,是因為他試圖調整通訊頻道跟遠在地球的Ratchet通話時,臨時起意想改良通訊器,卻炸了面板後,為免發生聯絡不上Optimus Prime他們的慘劇,至此嚴格禁止Wheeljack接近、甚至使用通訊設備。

『……』大致能想像被禁止的理由,Ratchet聽Wheeljack似乎真的很在意,柔聲安慰道:『大家可能是希望你把精神放在你的新發明上,不要分芯。雖然我懷疑,就算他們不那樣做,為了你的寶貝實驗,你也是可以把我忘得一乾二淨,記不得除了你心愛的實驗外,還有個遠在地球的boundmate。』

『雖然你的聲音在笑,但為什麼我的火種感到一股可怕的寒意……』抖。

『怎麼會?那是你的錯覺,呵呵。』

『……那、那個,Ratchet,你們什麼時候回來?我……和Grimlock他們都很想你。』

『說不定等他們解決掉型號的問題就可以。』Ratchet很嚴肅地回答。

『型號?戰爭關型號什麼事?』Wheeljack完全理解不能。

『沒事,別放在芯上。』Ratchet轉移話題:『Grimlock他們聽話吧?』

『我正要告訴你Grimlock學會講出一整個句子了!』Wheeljack興高采烈道:『他會說媽媽跟爸爸了!』

媽媽?為什麼會說媽媽?如果是叫Wheeljack爸爸還能理解,為什麼會出現媽媽這個女TF專屬的名詞?而且他們待的基地應該沒有女TF啊?!

難道在他不在的時候……

Ratchet的CPU運轉停滯了數秒。

沒注意到Ratchet的異常,Wheeljack繼續高興地說:『我原本以為雙胞胎他們只會製造混亂,沒想到他們居然拿出十二萬分的耐心教Grimlock練習說話。我本來以為他們的耐性早在當年當Bumblebee的臨時保父時就用得一點不剩。』

『等等,Grimlock說的全句是?』

『咳,』Wheeljack清了清音頻發聲器:『他說:”俺,Grimlock,喜歡媽媽,Wheeljack,喜歡爸爸,Ratchet!”很棒對吧?一想到當初只有那麼一丁點大的Grimlock居然會說這麼長的句子了,我就覺得好欣慰!可惜我不小心把錄下來的檔案連同實驗室一起炸掉了,不然就傳給你聽聽……啊……哈哈,哈哈。』

聽著Wheeljack 不小心自曝內幕的乾笑,Ratchet嘴角抽動了下,不知道該定義現在的芯情是放芯還是無奈。

『你不在的期間我有特別注意小心!真的!』待審的犯人連忙為自己保證辯護。

『所以只炸了六十次?』

『哪有那麼多!只有五十七次而已!』……啊。

『Wheeljack!』

『是!』

『你就不能為了我保重自己一點?!就算不為了我,大家也很需要你,你為什麼就不能多注意點?!難道你一定要把自己炸得連我都沒辦法把你拼完整才甘心?!你知道你每次把自己炸得面目全非時我是用什麼樣的心情把線路一條條接回去、把裝甲一片片拼回去?!要是哪天你連自己的火種艙都炸掉了,你要我怎麼辦?你要我怎麼辦?!』若現在Wheeljack在他面前,他一定毫不猶豫一扳手狠狠砸在他頭上!

『我、我有很注意小心了,但、但是,』Wheeljack的聲音越說越小,最後接近糊成一團:『只是當我發現你的影像佔掉我CPU一半以上的運算資源時,往往已經是爆炸前零點零一塞秒了……』

『……』

『……』

『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又把自己炸了那麼多次!』

『Ratchet……』可憐兮兮,萬般卑微。

『……如果你能少炸一點,我會想辦法讓Optimus調你到藍星來。』

至於換成炸藍星……管他的,瞻前顧後,什麼都不用做。

在自己愛情的康莊大道上,Ratchet直接無視了藍星的星權問題。

『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太好了!這樣很快就能------』

『轟!!』

Ratchet:『……』

以那聲伴著兩機相識至成為boundmate,從未止息的爆炸聲,Ratchet切掉短時間內註定沒有回音的通訊器,看著天花板發呆。

雖然無法安心充電,但關掉光學鏡頭,至少能延長使用壽命。

強制關上光學鏡頭,說服自己Wheeljack的運氣絕對一如往常的好,頂多炸掉了手或腳。

……嗯。





~又後來的某日~

Ratchet(遞上文件):「Optimus,我想請你把Wheeljack調來藍……」

Optimus(溫和笑):「那Wheeljack到達後產生的所有開銷就麻煩你了。」

Ratchet:「……提供情報的那個中立TF其實是我學弟,他的機生哲學是:『有錢好辦事』。」

Optimus(柔聲):「怎麼不早說呢,Ratchet。」毫不猶豫地批准。

Ratchet拿回Optimus核准的文件,首次對敵方的首領感到小小的愧疚。





其實本來是要寫「Ratchet的三月十四日」
但因為種種不可抗拒的天災人禍,於是拖到了現在
然後標題就變成了大家所看到的模樣……XD(毆)
反正也沒人規定只有情人節跟白色情人節才可以灑糖…(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eansea0302 的頭像
oceansea0302

鏡後瞳眸

oceansea03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雪爾
  • 我又來打擾了大人你好。

    Optimus好腹黑阿,大人。

    (但是好像只有腹黑的Optimus可以壓倒Megatron?)
  • 好人注定被欺壓
    而Megatron毫無疑問是個壞人
    要欺壓壞人的唯一辦法就是比他更黑!(握拳)(毆)

    oceansea0302 於 2010/06/24 23:22 回覆